人余

做人,要懂得感恩。❤

她真的很喜欢你



这是前几天比较丧的时候的脑洞(至于为什么现在才写我就不知道了)

莉芬,BE❕

心情好可以看看

心情不好也可以看看,说不定发泄一下更好过呢

心情实在不好就算了

(其实玻璃渣里面是有糖的)

凯莉视角











 

北京的九月并无山城那般燥热,秋高气爽,很是个放松的好季节。

可我心里烦闷得很。

父亲被提拔到北京公司的总部,一家人自是开开心心,我本也在庆功宴上欢呼着举杯,和几个好姐妹用方言谈天说地,杯子刚刚碰响,一句“我们准备搬去北京了”泼了我一身冷水。

我自认为不是个很专情念旧的人,但这里毕竟是我生活了这么久的地方,突然一下子要和“旧家”告别,要和姐妹分开,心里就闷闷的,堵得慌。

这些姐妹们可是有好几个从小玩到大的啊,性格也磨合得差不多了,相反我去了北京肯定就孤家寡人一个了。怎么你们大人一句话我就得委屈自己成全你们?我王凯莉是那种委曲求全的人吗!

 

 

 

 

 

 

然而我还是妥协了。

事实证明,吃饭真的比什么都重要。我不跟着爸妈去北京我拿什么吃饭?

 

所以我现在百无聊赖地敲着课桌。

 

转到这所学校来的时候正巧他们高二分科,我毫不犹豫地选了文科,来报道的时候班主任看着我的成绩笑出一脸褶子。

我的成绩还不错,在这个学校估摸着也是前几名。老师凭空多了一个“好学生”,兴奋之情简直溢于言表。听说我的同桌成绩也特好,老师告诉我的,说是我们俩在一起能相互促进,一起更上一层楼。老师还说我的同桌特别乖巧,很讨喜。我想着讨喜的话就能先做做朋友,省得我在这边形单影只的。结果期待了半天我旁边的座位还是空的。

 

我换了一只手撑着脸,叹了口气,抬头就见了一个裹得严严实实的小红帽低头走了进来。至于长什么样子……头都没抬起来过,压根不知道好吗!

她从进来开始就没跟我说一句话,低头走进来,低头坐下来,低头看书……

 

这也叫讨喜??

那我不是万人迷???

一副自视清高的样子,切,搞得像是我入不了她的眼似的。真搞笑!我的颜不论是在以前的高中还是现在都是数一数二的好吗!怎么的?她那种遮遮掩掩的样子还能比我好看?别不是东施效颦吧!

算了,我还是喜欢跟亲和一点的人玩,这个同桌太没劲了。我王大小姐还没有交不到朋友的时候!

 

就是需要时间……

 

“唉,这开头又得一个人一段时间了。”我小声的嘟囔。

 

她好像是听见了我说话,朝我这边看过来。眼睛像是刚刚哭过,轻微的红肿还没褪下,无辜地眨巴眼睛就直直地撞进我的眼里。活脱脱一只任人宰割的小羊羔。

 

好像真的挺好看……

 

说实话她的长相确实很讨喜,乖乖巧巧的,一看就是听话的好好学生。但是呢,我早就看透了。像这种讨老师喜欢的角色,一般都不简单。不是人五人六的马屁精,就是两面三刀的白莲花。真不好意思,我王凯莉就是有这么一双慧眼。

 

“那个,对不起啊,”同桌的声音苏苏软软,还夹着一点鼻音,“我刚刚一直没顾及你的感受,希望你不要介意。我叫刘艳芬,你呢?”

 

“王凯莉。”

 

“嗯,名字真好听。希望以后相处愉快。”

 

同桌挤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犹豫着还是握住了她伸过来的手。

不对啊,这个叫什么,刘艳芬,她的段位挺高啊。知道在新同学面前不漏马脚,不显真身。不行,我得小心,万一她是切开黑呢。

又没逼你笑,笑那么难看是巴结谁呢。

我回了一个十分礼貌的微笑,转过身做自己的事情。

 

接下来几天我和刘艳芬的交流并没有我想象中的多。

我以为她会是那种急于在新同学面前建立良好形象的人,谁知道这几天她的话都很少。

吊我胃口想让我因为好奇自投罗网是吧?我凭什么投你的网!

 

 

 

 

 

 

 

 

 

因为我比较大大咧咧的性格加上姣好的外貌,身边很快就围了一堆男生女生。可是刘艳芬那边一直都没动静,这些天也没见她有什么一起玩的朋友。上次在食堂遇见,她四处看了看,刚看到我准备过来我这边的时候,我身边突然围上了一圈人,我应和她们几句的功夫刘艳芬就没人影儿了。

 

我远远地看你一眼就安心离开?这什么玛丽苏女主剧本?

 

我砸吧砸吧嘴,心里想着刘艳芬是何去向反正跟我没关系,我又不是男主!她那种楚楚可怜的小招数还是用在其他男生身上吧。

 

想到刘艳芬可能在那群男生面前也是这小羊羔的样子我就一阵不爽。

 

大概是看不惯她那种白莲花作风吧!嗯,肯定是!

 

 

 

 

 

 

 

 

我失败了。

 

我还是很好奇刘艳芬为什么还不出手,于是我向那群叽叽喳喳的女生问了问刘艳芬。

 

“她呀?其实我们不是很了解,她好像也是才转到我们学校来的,跟你差不多吧。听说她成绩很好,但是我们一看她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样我们就不太想跟她玩。”

 

“是啊,搞得自己多了不起似的,不就是成绩好点吗?真当自己高岭之花?”

 

“行了,”

我受不了这酸味了,而且,听到刘艳芬被这样指指点点还挺不爽的……大概是因为同情吧!

“她可能只是有点内向吧,我跟她同桌感觉她还好啊。”

 

“凯莉你太好了吧,还帮她说话。要是她有你一半好相处也不至于老是一个人啊。”

 

老是一个人吗……

 

我瞥了一眼埋头看书的刘艳芬,心里很不是滋味。大家见我没有再发声,三三两两回了自己的座位。

 

我是不是误会她了?如果她真的是个不谙世事的小羊羔,内向又不爱说话,刚转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没什么人缘,现在连我这个同桌都在排挤她,这……好像真的有点可怜……

 

我的心里突然多了一丝愧疚感……

 

于是我这段时间一直在观察她。然后我就发现,自己好像真的误会好人了。

 

比如我那天问她问题,她就很热情地在解答。其实那道题我是会的,而且那道题也不难,本来我就跟她成绩差不多,但我就是想看看她的反应。她回答完一个我就又问为什么,解答了之后我又问为什么。

但是她的耐心像是耗不完似的,每一次都回答的很详细。其实我这种急性子最受不了别人一大堆的解释了,但可能是刘艳芬的声音太好听了,我不想打断她。然后等到我没刺可挑的时候我就会说我懂了,每次这个时候她的梨涡和卧蚕就都跑出来了,开心得好像弄懂一道新问题的人是她一样。

 

又比如那天天气突然转凉,我没穿够衣服,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刘艳芬就凑过来问我冷不冷,我平时挺倔的,那天鬼使神差地点了个头,她就十分热情地脱了外套就往我身上套。我说你不冷吗,她摇了摇头说她穿的毛衣挺厚,还戴了围巾,比穿个单衣的我强多了。我想着也是,就没有推辞,闻着她衣服上洗衣液的茉莉香舒舒服服地过了一天。谁知道她那小身子骨那么弱,第二天请了一天病假。第三天她来上课的时候我没忍住,训了她一顿,她还一个劲地道歉。该说对不起的是我啊小傻子。

然后那天开始她就会每天在晚上下课的时候告诉我第二天怎么个天气,后来我们俩都很少感冒。

 

再比如我那天和家里人负了气,做到座位上就透着一股子丧气,平日里一起玩的都没敢近我的身。其实从搬到北京开始我和家里人的关系就不太好了,他们总是喜欢独断专行,一点都不考虑我的意见。那天又是拌了嘴,我就气呼呼地跑到了学校。刘艳芬一看我气氛不对劲,本来想问问我,结果可能我气压太低,有点怵我。但她还是小心翼翼地开了口,问了我半天。知道缘由之后又热情地安慰了我大半天。

别说,她的安慰还蛮有效的,后来我就感觉好多了。

 

每次都这么热情地响应我,唯独在我夸她的时候羞成一团,一声不吭。

可是我没撒谎啊。那天遇上学校停电,本来我只有一点点怕黑,可文科班女生多了,好多人喜欢一惊一乍,搞得我就有那么一点点害怕。我不知道是我害怕的感觉传输到了刘艳芬那儿还是怎么样,她一把握住我的手,告诉我不要怕她在旁边。我突然一下就镇静下来了。虽然晚上停电伸手不见五指,我还是努力扭到了好像是面对着刘艳芬的方向。

事实证明我是对的,学校马上就发电了,整个教室突然亮堂起来,首先撞进我眼里的就是一脸微笑的刘艳芬,琥珀色的瞳孔轻轻地把我装着,眉心痣因为眉毛的舒展露出来。明明教室的灯是白色的,可我却看到了刘艳芬周身金色的亮光。

“你真漂亮啊艳芬。”

我几乎是脱口而出。

刘艳芬在反应过来之后就立马低下了头,松开我的手坐回座位上不知所措地转笔。

我的手突然被冷空气包围,还有些不适应,空落落的。但是刘艳芬红得滴血的耳尖让我莫名地高兴了一天。

 

后来她送了我一个小娃娃,叫什么轻松熊的奇怪名字。她说她睡觉的时候怕黑都是抱着这个的,感觉特别舒服。我笑了一句好蠢还是接下了。

然后我听话地放到了床上。就是有时候看着它端端正正坐在床上会莫名觉得很怪,忍不住把它丢到桌子上七扭八歪的。嗯,舒服多了。

 

就这样我和艳芬的关系好了很多。不过这仅限于我们同桌的时候。像课间啊,吃饭啊,体育课啊,我还是没有机会和她一起,毕竟我周围有好多艳芬不熟的人。

 

 

 

 

 

 

 

这次体育课的任务我看艳芬提前完成了,我就赶紧也做完了任务。跑到教室见艳芬还没走,就上前问她要不要一起去吃饭。艳芬好像是这么多天第一次有人一起吃饭,显得很开心。我们端着餐盘正准备找位子坐,我那群朋友又看见了我,招呼着我就往我这边赶。

艳芬见我朋友们都过来了,本能地想要走掉。我一把抓住她胳膊说了句就在这吃。

 

“诶?这是你同桌刘艳芬吗?”一个朋友开口问我。

“是啊,我朋友刘艳芬。”

然后我就感觉艳芬向我投来一个十分感激的眼神。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坐下。

 

两边相处得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艰难。大家见我对艳芬热情的很,也都敞开了话匣,一下子就聊一块儿去了。

老师说的没错,艳芬真是个挺讨喜的人。大家越聊,对艳芬的态度就越好。

 

“哎呀。”汤洒了,艳芬小呼了一声。

“给。”还没等我做出反应,一个朋友就递给了艳芬一张纸巾。

“谢谢。”

 

我眼睁睁地看着对面一排朋友看着刘艳芬的笑脸楞成痴呆。

切,这什么楚楚可怜的小羊羔,分明是会勾引人的小王八羔子!

笑笑笑,笑什么笑,没看见她们表情那么猥琐吗!

还有那些人,看什么看,艳芬都快被你们的眼神给污染了!

靠,有点后悔把艳芬介绍给她们了。

 

 

 

 

 

 

 

后来艳芬的人缘越来越好,和我那群朋友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了。她们老是在我面前夸艳芬,艳芬在我跟前的时候她们也夸,等到艳芬满脸通红地掉过头去她们又调笑艳芬脸红真可爱。

 

是啊,人家脸红真可爱,你们夸人真变态!一个个跟没见过姑娘的老流氓似的。知道我家艳芬好,不用你们强调好吗!呸!

 

可她们的腔调还是那个样,我却觉得我对艳芬的感情变了质。

碰到她的手时我紊乱的呼吸,她靠近我时我刻意的掩饰,她笑着叫“姐姐”时我强装的镇静,无时不刻不在提醒我,停止演奏走调的乐曲。

 

可是我不害怕。

 

相反我甚至觉得艳芬可能也是喜欢我的。就算不是如此,我在她心里的地位也比普通朋友来得重要得多。我很享受艳芬给我的特殊待遇,但也不敢探寻艳芬只把我当作很好的朋友的可能。所以我一直都没有说出口。

 

我们一直“互相暗恋”到高三。至少我觉得是这样。我们一起学习一起进步,吃饭也在一起,放假也在一起。

 

“你大学准备考哪里?”

“凯莉姐姐去哪我就去哪。”

我又一次呼吸紊乱。

 

“我,我准备去B大的。”

“那我也去B大。”

刘艳芬脑袋一歪,笑得春风阵阵。

 

我觉得她的梨涡肯定是灌了糖的,不然怎么这么甜呢。

 

 

 

 

 

 

 

高考前一天我又和家里人吵了架。其实那次听艳芬的话之后就没吵过了,可是这次他们说爸爸要在美国出差一段时间,妈妈一开心就想去美国,一点没商量就给我买了机票,说是不能让我暑假一个人在这。

我都已经决定好要陪艳芬了你们捣什么乱!结婚这么多年了还真当自己是新婚小夫妻啊!自己度蜜月还让给我跟小艳芬异地,真讨厌!

我一气之下跑到出了家门。跑到公园给艳芬打了个电话叫她出来,想着这里离她家近应该没什么关系。

艳芬到了之后我就发了好长一阵牢骚。她为了安慰我就牵着我在公园溜了一大圈,我心情就好多了。当时我俩站在那石墩旁边,只看见踩着几个发光的东西就没仔细看,结果后来那里面往外喷水,把我和艳芬浇成了落汤鸡。没办法就只能和艳芬告别了。我目送她上楼。她进楼道之前又叮嘱了我一遍,叫我赶紧回家换衣服,喝点热水别感冒。我点点头算是听到了。

艳芬关心我还是很开心的,不过我这么强壮,这么点水是不足以把我怎么样的。

 

 

 

 

 

 

 

高考成绩出来之后我就赶紧填了B大,想着能和艳芬一个大学我就特别开心。正打电话和艳芬分享呢,艳芬却告诉我她高考那天感冒,有点头晕,没发挥好,还差B大几分。

我当时心下一紧,啪的一下拍自己的脑门儿,恨不得把自己的记性拍好点。我怎么忘了艳芬她小身子骨禁不起水那么一浇!

“不过没关系,我要复读,我还是要考B大。”

然后艳芬的声音又传到我耳朵里。

 

我想这就是我的命了。

 

“真的吗?复读很辛苦的,其实和B大差不多的学校你也可以去的。”

“不,我只想去B大。”

艳芬的声音听起来异常坚定。

 

我感动得说不出话,只觉得这个女孩的心同我是一样的,自己的这份感情绝对不是单箭头。

可即便我这么笃定,我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告白,我不能在这种时候打扰她。

于是我跟着爸妈去了美国,告诉艳芬不用管我,暑假好好补课,高四好好读。

 

 

 

 

 

 

 

 

在美国的时候我还是一直和艳芬保持着联系,她每次得了空都会和我聊几句,时间比较多的时候我俩就干脆开了视频。她会和我讲很多小事,比如今天老师又点她起来回答问题了,今天历史课又犯困了,今天同桌作业又没写完要拿她的去“借鉴”。我很乐意现在的状态,我觉得我俩像小情侣似的,就差捅破那层窗户纸。

 

突然有一天艳芬的问题多了起来。

“凯莉姐姐,如果你是男生的话,你会喜欢我戴这个发卡吗?”

然后她就总是戴着那个发卡。

“凯莉姐姐,如果你是男生的话,你会喜欢我戴这个手环吗?”

然后她就总是戴着那个手环。

“凯莉姐姐,如果你是男生的话,你会喜欢我穿这条裙子吗?”

然后她就老是穿那条裙子。

……

“凯莉姐姐,如果你是男生的话,你会、你会……”艳芬的脸爬上了一些红色,我知道她害羞了,“你会,想跟我在一起吗?”

 

我的心跳漏了一拍。

 

“会啊,当然会啊,我们艳芬这么可爱,当然会想要在一起了。”

艳芬听了之后笑开了,小梨涡又跑出来祸害人。

我不知道我在视频里面笑得多傻,但我真的很开心很开心。我更加笃定艳芬是喜欢我的了。

艳芬,等你高考完了,庆祝宴结束我就和你告白,我们就在一起!

 

 

 

 

 

 

 

 

我终于等到了今天。

我觉得我有点紧张过了头,走进包厢的时候差点就同手同脚了。但是我一进来只看见一群叽叽喳喳的老同学,张望了几眼没发现艳芬的影子。

 

“艳芬去哪了?”

“噢,她应该马上就要到了,这不是要去接一个人嘛。”

 

接人?我不是已经到了吗?

 

“凯莉姐姐!”

我听见艳芬在叫我,声音开心得语调上扬起来。

 

我满脸欣喜地转过身,看见了艳芬,和她身旁的男生。

 

“这是?”

“我男朋友。”艳芬还有点害羞。

 

我五雷轰顶。

 

我花了好大一阵才接受这个事实,期间若不是艳芬一直在和我说话,我可能会狼狈地直接逃走,然后把自己锁在房间一天一夜。

 

怎么可能呢?你怎么可能不喜欢我呢?那你问的那些问题呢?全部全部,难道都不是我吗?

 

我感觉自己像一个跳梁小丑,我感到十分悲哀。可是这种悲哀不能和我心爱的艳芬说,这浑水还是别让纯洁的她蹚了,我一人挣扎在泥潭就够了……

我甚至到现在还有些无法接受,或许这是一场梦呢……

 

“小芬。”

那个男生的声音叫醒了我。

“我们要不要一起去招呼一下别人?”

 

可是艳芬忙着和我叙旧,并没有回应的意思。我突然没那么郁结了。

见男生还尴尬着,却又不忍心打断我俩,我便识趣地开了口。

“我去唱首歌,当是送给你们的,祝你们幸福哦。”

“好!”

 

我坐上了唱台,望着台下肩靠肩的两人,突然心里很平静,想着前两天听的歌突然派上了用场。

 

“无人与我把酒分

无人告我夜已深

无人问我粥可暖

无人与我立黄昏”

 

那是在美国一个人的日子吧。

 

“她真的很喜欢你

像阵雨下到了南极

她真的很喜欢你

不问归期不远万里

她真的很喜欢你

所以他可以一直没脸没皮

她真的很喜欢你

所以固执地排比比喻

她真的很想念你

真的无时无刻不再想你

我真的很喜欢你

很喜欢很喜欢你”

 

允许我用私心唱出来吧。

 

“有人待我诚且真

有人忧我细无声

有人知我冷与暖

有人伴我度余生”

 

嗯,在你之后,我还会有那么一个人的。不知道什么时候,但一定会有的。

 

 

 

 

 

 

 

 

“你唱的真好听!”我一下台艳芬就拥了过来。

“嗯。”

看出来了小傻子,就你鼓掌最响了,手都给你拍红了吧?

 

“不过你是唱的我吗?把我说的那么喜欢他,不会掉价吗。这是凯莉姐姐你教我的啊,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好啦,小傻子,是我太喜欢你了行吧?这也要计较。”

他也叫她小傻子。只不过我不能放在明面上叫。

“就要!”

我突然有点待不下去了,三个人的空间貌似太局促了。

 

“就是你最后一句唱错了,是不是太紧张了?凯莉姐姐你也会紧张啊。”

“嗯,错了。是我紧张了。”我轻声笑了笑。

是错了,我从一开始就错了。

 

我接了一通莫须有的电话,说是家里有事,要提前离开了。艳芬的眼角耷拉下来。我真的很心疼,但我也真的很难过。

“那我送你吧。”

然后那个男生也跟了过来。

上车前艳芬一直在嘱咐我一些很日常的事情,我恍恍惚惚觉得日子好像重叠了,如果不是旁边还有一个人的话。

 

其实他在我俩身边一直没说话,大概是之前见识了艳芬跟我说话他没有插嘴的份吧。只是我没想到最后临了上车,他凑到我跟前轻声说了句谢谢。

我顿时心下明了,挥挥手和两人告别了。

 

谢我做什么,艳芬再喜欢我也只能恋人以下,不是我不想,只是我真的没有与你争抢的资格。

 

 

 

 

 

 

 

虽然艳芬考上了B大,但我突然变了卦,答应了父母去美国读书。好在那个男生也在B大,我也不愁艳芬没人照顾。听说那男生高中就喜欢艳芬了,高考考挺好,就是听说艳芬复读后又跟着复读了一年。

不过总算是有了回报。

想当初我一心一意想着艳芬也是喜欢我的,完全没有注意过她身边的这些莺莺燕燕。

到底是年轻气盛,蓝图也潦草马虎。未曾想过万一真的和艳芬两情相悦了,又如何顶过世俗的指责与污蔑。现在这样或许挺好,艳芬可以谈一场毫无顾忌的恋爱。

 

 

 

 

 

 

“喂?”

“你到哪了?我和你爸在机场等你呢。”

“我在往机场赶呢,马上就到了。”

“你说你这孩子的心思真难琢磨,怎么突然不读那个学校了,不是前两天都一口咬定是个好学校,一定不换了吗?”

“没什么,就是突然觉得我的B大不再是我的B大了。”

“算了,听不懂你们这些孩子的话了,挂了。”

“再见。”

 

到机场我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一眼。

嗯,再见。





歌词来源于这首歌浮生

挺好听的

希望那个人是你们希望的人❤




 

评论(5)
热度(44)
  1. 可乐人余 转载了此文字

© 人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