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

只要你是快乐的❤

古代风流花花公子千穿越现代栽到了性感王总裁手里
……
稳!

这、这不是我们丸子头小艳芬嘛
❤🙇

他想你了




王俊凯今天还是抽着空看了他家小朋友的视频。

这么久没见面了。看之前是开心的,看了之后,心里有点涩涩的。

他家小孩一直都给他一种这样的感觉。

让你又开心又不开心。

大概爱都是如此吧,希望他在众人面前大放异彩,也希望把他藏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自己欣赏;希望他一身荣光爬上顶端睥睨众生,也希望他安安静静悠悠闲闲躺在自己身边;希望他变得更好变得更强,也希望他能软弱一点让自己给他依靠。

 

 

 

 

“小凯,你怎么了?不舒服吗?”苏有朋的声音让王俊凯回过神来。

“噢,没事。”

“今天你的状态不太好啊。”

“可能没休息好吧,谢谢有朋哥关心。”

 

 

 

 

苏有朋走后王俊凯按了按鼻梁。

其实是有事的,看了这几天的视频,对小朋友的心疼都快从心口里头溢出来了。

 

 

 

 

 

王俊凯很感谢命运能让他和易烊千玺见一次又一次面直到走进彼此的内心。

就像千玺说的,他其实挺喜欢自己一个人待着,喜欢静静地待在自己的世界,可这样一个人却容许了自己大摇大摆地走入他的世界。

所以王俊凯特别喜欢靠在易烊千玺身上,以此向别人证明他是不一样的,他是足以让易烊千玺打破原则的与众不同的存在。

事实证明,他王俊凯的确不一样,因为小朋友后来真的成了他的小朋友。

可是他们相聚的时间却少了。不能像以前一样,吃饭黏一起,练习黏一起,睡觉黏一起。不能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悄悄耳语,不能在练舞的时候把眼神从镜子上反射到对方的眼睛,不能隔老远惊喜地大喊一声千玺。

可他在心里喊着千玺。

一遍一遍地。

 

 

 

 

 

你说他的小朋友怎么这么好强?觉得自己对舞蹈有天赋还不停不停去练,腿抽筋了也不喊疼,明明眉毛鼻子眼睛都快挤一起去了。

想到这里王俊凯叹了口气。

这哪里是他的小朋友,分明是个坏小子。害得他明明人在法国,心还要放在那个又去拍打戏的坏小子那儿。

说什么长大,别人还夸他成熟内敛,分明就是一个臭小孩儿啊。明明会撒娇会臭屁,会吃醋会别扭,会打闹嬉戏会乱发脾气。

在他面前。

 

 

 

 

 

可惜了自己不在他身边。王俊凯砸吧砸吧嘴思绪又飘去中国象山了。不然小孩儿就不用憋着了。王俊凯最讨厌易烊千玺那副不肯开口的样子,什么都憋在心里,不痛快也不说,遇到困难也不说。幸好他练就了一眼看破易烊千玺的本领,不然在他这儿也不撒欢儿,他的千玺可怎么办啊。

难受!真难受!

 

 

 

 

“哥你难受啥呢?”易烊千玺的声音从手机里头传出来。王俊凯看过去,是那种他熟悉的、像看智障一样的不解的表情。

“还说呢,我不是替你难受吗!”王俊凯好不容易结束了拍摄跟小孩儿视频,可你看这倒霉孩子!

“我都不难受你难受个什么啊。别整天胡思乱想了哥。”

易烊千玺看上去状态挺好,还有精力开玩笑,看来这几天休息得不错。

“知道了,倒霉孩子!”

“哟!叫谁呢!”

“叫您呢~没听清啊?”

 

 

 

 

关了手机王俊凯心情好了许多。

果然还是小孩儿厉害啊,自己高兴难过都被他掌着呢。

就是不懂事!

什么叫胡思乱想啊这倒霉孩子!

王俊凯一边抱怨着自家小孩儿,一边甜甜地进入梦乡。

 

 

 

 

什么叫胡思乱想啊。

他想你了啊易烊千玺。

 

 

 

 

 

 

 

 

 

意识流

短小

看完视频我心里也不是很好过

我觉得大哥应该也是吧

爱大概是相似的

我们做好粉丝该做的

王前辈做好朋友该做的

勿上升×921128

笔芯~

🙆🙆🙆

11点28
坐等
🤘🏼

千玺小朋友终于考完了👏
只是想问一句大冬天都不穿秋裤的小朋友
穿这么多不热吗☀

哈哈,我和2035有个约
不错不错
小朋友加油啊
🤘🏼🤘🏼

假如攻守性格互逆


小朋友要高考啦❤

祝所有考生和小朋友都可以考好噢~

这也是某前辈的愿望啊🌝

http://t.cn/R1gQhlf

么么~🤘🏼

假如千柯赫轩七芬变成小哭包【红豆体】

小哭包什么的真的好可爱

虽然我在写这个的时候小千还没有留胡子......

嗯......

我jio得千千已经刮了胡子过六一了👀

第一次弄红豆

应该还好......吧?

话说那个猫咪超凶哦的表情包是在b站视频截的

真的太可爱了

我看一遍笑一遍

好了不唠了

昨天献血了现在得去休息了🛌

我还是儿童(洗脑)


大家六一快乐!!!🎉🎉🎉


甜的,放心食用吧~

http://t.cn/R19KKKK

 

图都是我在百度上找的或是截的

青山噢

妈呀
我奶烊真的长大了啊
😭😭😭
心都给你啊
🗣️❤

别动!你的丸子头里有东西!

一发完

 

甜的,HE

 

感觉莉芬粮好少

 

所以自己产糖来了🍬

 

真的好嗑啊这一对💜

 

感谢室友给我的过安检被捏丸子头梗🙏


联想到在漫画里看到过的头发敏感梗(我只是放大了敏感,绝对没有污👀👀)

侵删噢👀


依旧啰嗦,以下正文👇
 

 

 

 

 

 

 

“小芬~你就帮我这个忙嘛~”沈依依摇晃着刘艳芬的手臂,企图用以柔克芬。

 

沈依依是刘艳芬的高中同学,好不容易在大学了还有个认识的伴儿。因为艳芬的好好脾气和沈依依的热情大方,两人很快就成为了很好的朋友。

 

“可是,那种地方,我没去过......我不知道......”

 

“凡事都有第一次嘛,没去过不代表不能去啊。”沈依依拽紧了艳芬的衣袖,“酒吧真的挺好玩的,而且我打工的那个是个清吧,没什么鱼龙混杂的人啊,安保也很健全,老板人也很好,你还可以体验到你以前没有过的经历嘛。”

 

“这......”

 

见艳芬有些动摇,沈依依趁胜追击,“我那天是真的有事嘛,又不是别的。而且,指不定第一次经历很美好就有了第二次呢。”

 

“怎么可能有第二次啊。”刘艳芬拗不过她,“好啦好啦,答应你就是了。”

 

沈依依见艳芬答应了笑弯了眼角,“说不定你还会遇到帅气的小哥哥,咦~那样说不定你到时候还会求我给你第二次机会。”

 

“想得美吧你。才不会呢。”刘艳芬弹了一下沈依依的脑门儿。

 

有小哥哥有什么用,我喜欢小姐姐。

 

这句话刘艳芬没敢说出来,憋在了心里。

 

 

 

 

 

刘艳芬高中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喜欢小姐姐了。

 

某个小姐姐。

 

高中的时候小姐姐大她一届,但是由于小姐姐成绩不太好,碰巧爸爸又是小姐姐的老师,于是艳芬就经常在周末的时候看见爸爸把小姐姐领回家补课。

 

听说小姐姐高中之前一直在美国读书的,整个人都偏科艺术,所以虽然成绩不太好看,人却是无可挑剔的。特别是那双眼睛,让芬欲罢不能。

 

刘艳芬在看见小姐姐的第一眼就知道自己的取向了。但那时候胆子小,从不敢抬头直视小姐姐,两人之间最过亲密的接触就是有一次艳芬鼓起勇气对小姐姐说了句......“口渴吗”

 

还是低着头的。

 

最后刘艳芬的暗恋随着小姐姐的毕业无疾而终。

 

于是艳芬又不知从哪儿打听到了小姐姐的大学,然后因为“发挥欠佳”,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这所并不一流的大学,继续了她的暗恋之旅。

 

 

 

 

“可是她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啊。”

 

刘艳芬有些垂头丧气。

 

“小芬你嘀咕什么呢?”沈依依向刘艳芬投去关爱的目光。

 

“啊?”刘艳芬才反应过来自己又回顾了一遍陈年旧事,“啊没什么,你刚刚讲哪儿来着?”

 

“我说,你不能这副打扮去酒吧。”

 

“这样怎么了?”刘艳芬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着,觉得并不有伤风化。

 

结果换来沈依依一个白眼。

 

“怎么了?你看看你刘海都多久没剪了?遮住眼睛了都。还戴这种毫无风味的黑框眼镜,一脸正义小伙伴的表情。你一去别人可能都不敢喝酒了知道吗?”

 

“我近视不戴眼镜能怎么办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摘了眼睛一米之外六亲不认的那种。”刘艳芬无奈地撇了撇嘴,“不剪刘海是因为,是因为......”因为剪头发对我来说简直是煎熬......

 

“得,剪头发我知道是不可能的了,自打我高中遇见你开始我就没有幸目睹过您眼睛的真容。你这人执着的地方还真跟别人不一样。”沈依依用手掂了掂下巴,“不过,眼镜我倒是有办法。”

 

说完沈依依就给艳芬塞了一副隐形眼镜。

 

“走,我们把衣服换了去。然后啊,我求您把头发梳上去,虽然是酒吧,但您那样看起来也太阴暗了,会吓着别人的。”

 

......

 

“小芬,你好了没啊。”

 

沈依依在宿舍洗手间门口来回转悠。不过就是等小芬换个衣服,怎么搞得自己像是在手术室外面着急的家属呢!

 

“啪嗒”

 

洗手间门开了,艳芬小心翼翼地打理好自己出来了。

 

沈依依的眼珠子也快出来了。

 

看来真的是做了场手术。

 

整容手术!

 

小芬丸子头很可爱嘛!刘海用夹子夹上去我才看见她那么好看的眼睛诶!

 

“我的妈呀小芬你原来长得这么好看的吗?”沈依依激动得一下捧住刘艳芬的脸,“怪不得你把刘海留那么长原来是真人不露相啊!真好看!比易烊千玺的女装都好看!”

 

“真、真的吗?”刘艳芬还是很开心,虽然沈依依的比喻有些奇怪。

 

“诶!不行!”沈依依想了想还是把隐形摘了下来,给艳芬戴上了厚镜片的黑框眼镜,“你还是戴这个吧,比较保险。”

 

不戴个眼镜遮一下我还真怕你有什么事!

 

“记住啊,千万别摘,一定得全程戴上!”

 

“为什么?”

 

你还问我为什么?小祖宗你自己多好看自己不知道吗?!

 

“反正你听我的就对了。”沈依依懒得进一步解释。

 

“知道了。我怎么可能取嘛,取了眼镜我就相当于半瞎了啊。”

 

“那今晚就拜托你啦?加油噢~”

 

沈依依向艳芬握了一下拳,拍拍她的肩,如释重负地把担子卸给了艳芬。

 

我怎么觉得我上了贼船......

硬着头皮上吧!刘艳芬!

 

艳芬自己也在心里默默地打了气。

 

 

 

 

 

“您好。我是沈依依的同学。”刘艳芬礼貌地向老板鞠了一躬。

 

“啊,你就是给依依替班的吧?来,你先把这瓶酒给9号桌送过去吧。”

 

“好。”

 

 

这边刘艳芬和平地送着酒,那边王凯莉很不和平地吵着架。

 

 

“哥们儿,我说我不喜欢你这种的明白吗?”王凯莉不耐烦地挥挥手。

 

“为什么?我们刚刚还聊得很好!”男人似乎是要死缠烂打到底。

 

“喜欢不喜欢哪有为什么啊!”

 

“那你说你喜欢那种的?”

 

“你烦不烦啊!”

 

“你说不出来!你就只是想拒绝我而已对不对?并不是不喜欢我!”

 

“哥们儿你有病吧?”

 

王凯莉和男人吵得正起劲,刘艳芬不合时宜地端着酒就过来了。

 

“您好,您要的酒......”

 

刘艳芬还没把酒放好,男人刚刚挥着的手就拍掉了艳芬的眼镜。

 

“你干嘛!”王凯莉对男人吼了起来,“我最见不得欺负女人的男人了!”

 

“我是不小心的!你没看见吗!她自己突然就过来了!”

 

“那、那个,我没事的,你们别吵了。”刘艳芬温温糯糯的声音飘进了王凯莉的耳朵里,一下子就把王凯莉这盆火给浇灭了。

 

王凯莉顺势捡起了刘艳芬的眼镜拿给她,“给,不好意思我们吵架误伤你了,你的眼镜。”

 

“啊,谢谢你。”

 

刘艳芬抬头看了一眼王凯莉。

 

这不看还好,一看就不得了。

 

王凯莉心头一震,眼珠一转,下意识就握紧了手里的眼镜。

 

这么漂亮的妹子不泡白不泡啊!

 

于是王凯莉反手就抓住了刘艳芬的手腕。

 

“你不是问我喜欢哪种吗?我喜欢她这样的。”

 

“???”男人一脸懵逼。

 

说罢不等男人反应完,王凯莉拉着刘艳芬就冲出了酒吧。

 

 

 

 

 

 

瘦瘦弱弱的艳芬果然很好拉。

 

这一拉就拉到了酒店。

 

“请问您带我到这儿来干什么?”

 

艳芬虽然看不清,但模模糊糊地觉得这位顾客应该是把她带到了一栋房子里,刘艳芬也不知道为什么会乖乖地跟她走,毕竟人家也没有抓得很紧。

 

但是刘艳芬隐隐约约觉得这人好像高中时候的小姐姐,这种感觉给她带来了一种安全感。

 

......个屁啊!

 

刘艳芬听到门锁落下的那一刻心里就有了些许不安。

 

难道被顾客带回家了???不会是要非礼吧???

 

呸!都是女的有什么好非礼的!

 

“因为我要非礼你啊~”

 

王凯莉笑得真诚恳切。

 

???

 

刘艳芬一脸懵逼。

 

“请不要开玩笑了,我......哎呀!”刘艳芬还没说完就被王凯莉推倒在床上。

 

王凯莉逐渐靠近,艳芬一把抵住王凯莉的肩膀。

 

“您是不是弄错了什么,我是女生啊!”

 

“我也是女生啊。”王凯莉脸不红心不跳地脱口而出。

 

“您不觉得奇怪吗?”

 

“不啊。”

 

王凯莉没开玩笑,她自幼美国长大,本来待人处世就比较open,以至于后来发现自己喜欢女生也没有很惊讶。

 

刘艳芬突然感到了一点点不合时宜的欣慰。

 

原来,并不是所有人都觉得女生喜欢女生很奇怪。那么,小姐姐也是吗?

 

很快这点欣慰就被王凯莉捏走了。

 

“诶你的丸子头很可爱诶!”王凯莉一把捏住刘艳芬的丸子头,像吸猫一样揉啊揉。

 

然后刘艳芬的脸上就爬上了一抹异样的绯红。

 

刘艳芬的表情变得隐忍起来,但随着王凯莉力度的加大,一丝轻吟还是忍不住泄了出来。

 

王凯莉的表情也变得微妙起来。

 

王凯莉想如果他是个男人,面对刘艳芬这副表情,他绝对硬到不行。

 

“稀奇诶,头发是你的敏感点吗?”说着,王凯莉恶趣味地继续加大力度。

 

“嗯......别这样......”刘艳芬的呼吸开始沉重起来,“别揉了......求您了......嗯......”

 

“叫姐姐,叫姐姐我就放过你。”

 

“姐......嗯......姐姐......停下吧,别、别揉了......姐......唔!”

 

王凯莉倒是应诺放了手,紧接着就堵住了那水光潋滟的小嘴。

 

都这样了,不上不是人啊!

 

于是刘艳芬一晚上没回宿舍。

 

 

 

 

 

 

 

刘艳芬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王凯莉的大脸正挨着她的额头,手臂虚虚地搭在艳芬的腰侧,吓得艳芬双手一推就把王凯莉翻了个身背对了过去。

 

呼......幸好她还没醒。

 

刘艳芬赶紧穿了衣服,靠眼前模糊的影像摸到了自己的眼镜。

 

啊,戴上眼镜之后整个世界都明晰了!

 

刘艳芬伸了个懒腰走到了洗手间,一抬头就看见镜子里......

 

这都是什么?镜子没擦干净吗?!

 

艳芬用袖子擦了擦镜子,发现自己从脖子到锁骨的斑斑点点并没有消失,反倒是跟着自己的行动而移动。

 

不、不是镜子上的?!

 

刘艳芬这才感觉到了自己腰腿的酸疼是怎么回事,反应过来昨晚发生了什么。

 

我、我和一个女生......还不是小姐姐......

!!!

 

艳芬从洗手间探了个头出来,见王凯莉还没醒连爬带滚逃了出去。

 

嗯......逃离捉奸现场既视感。

 

 

艳芬一边赶路一边使劲扒拉头发,在路过一家饰品店买了条围巾带上后总算松了口气。

 

 

 

 

沈依依一大早就感觉到了来自刘艳芬的无声怨念。

 

"小芬啊,"沈依依弱弱地开口,"你......你昨天怎么没回来啊?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遇到小哥哥了?可老板说小芬被一个女顾客拽出去就没回来了啊。难道遇到渣男然后被原配误会被打了??看着没伤口啊?被骂了?我是不是该安慰安慰她......

 

想到这沈依依的内心突然十(xin)分(zai)内(le)疚(huo)......

 

"小芬啊......"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刘艳芬白了她一眼堵住了她的嘴。

 

乌鸦嘴真的很灵啊,你可别再说话了! 说什么美好的第一次,谁会想到自己的第一次给了除小姐姐以外的小姐姐啊!什么还有第二次的,千万别成真了求你了!

 

沈依依感到周身一片恶寒。

 

就这样刘艳芬内心毫无波澜地度过了等待身上的痕迹慢慢消去的几天。

 

 

 

 

 

 

 

 

 

"依依你快点儿~"刘艳芬在宿舍门口催着沈依依。

 

今天是校文艺部招新的日子。也是艳芬可以见到小姐姐的日子。

 

"好了好了,我来了。"沈依依穿好鞋一把勾住刘艳芬的肩膀,"我真的没想到你会对文艺部感兴趣诶,我以为你会参加那种......额......偏老干部一点的......"

 

"你才老干部呢!"

 

"开玩笑啦!不过说真的,你是不是为了谁才要去文艺部啊?不然说不通啊,实在不像你以往的风格。"

 

"当然是为了......"

 

当然是为了小姐姐啊,不然我真是不想去凑这个热闹,每次部门招新就属文艺部人最多!

 

“不告诉你!”刘艳芬留给沈依依一个玩味的表情,扬长而去。

 

“......”沈依依突然有一种老母亲嫁女儿的感觉。

 

 

 

 

 

 

 

“你好,我是28号刘艳芬。”艳芬很有礼貌的鞠了个躬。

 

“额,这位同学,可以把眼睛摘了,帽子取了吗?”高箫(面试官1号,为人和善,时而幽默风趣)看了看艳芬,发现这个女孩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衣品就不说了,只是五官全部被挡住了,我们文艺部好歹也是要五官端正的人啊,真不是我颜狗啊姑娘!

 

“算了吧,”任杏(主考官2号,为人些许刁钻,也比较风风火火)对艳芬颇为嫌弃,大有和高箫打架之势,“这还用看什么,长得漂亮还会遮住自己吗?”

 

“你小声一点!被人家听到多不好!”高箫把手伸出去要捂住任杏的嘴。

 

“我就不!”任杏一把打掉高箫的嘴,“我说的是事实,受不了打击就走啊!”

 

“那个......”艳芬打断了眼前两人的打情骂俏,“这样可以吗?”

 

“可以什么!不可以!我说不可以就是......啊,可以。”任杏转过身来,看见艳芬的脸突然如鲠在喉。

 

“任杏你怎么了突然?”高箫看见任杏的反应也看向艳芬,“......啊......可以,你说什么都可以。”

 

“可以吗?谢谢!”艳芬毫不吝啬地晒出了小梨涡。

 

DOUBLE  KILL

 

“啊,对了,还有一项是要才艺展示,你有......”

 

“还表演什么才艺啊!”任杏一把打断高箫,握住艳芬的手,“长这么好看完全可以当招牌了啊,我们终于可以拥有两张招牌了,还是两种不同的类型,哈哈哈,不用担心文艺部的香火了!”

 

“你够了!你知道你现在多狗腿吗!”高箫突然正经起来,拍掉任杏的手。

 

“不太好吧?其实我今天准备了才艺的......”

 

“哇,妹妹这么好看还有才艺啊?”高箫像是看到了仙女。

 

“其实你不用有才艺的,好好当花瓶就好了......高箫你干嘛!别捂我嘴!唔!!”

 

“好了,”高箫脸上努力维持微笑,“你别听她的,你今天准备的是什么才艺啊?”

 

“街舞。”

 

“???”高箫一下子没反应过来,现在都流行反差萌吗??

 

“你好?我可以开始了吗?”艳芬又问一句。

 

“噢,可以,你开始吧。”高箫努力维持面试官的威严。

 

 

 

为了方便动作,艳芬脱掉了厚重的外套,少女纤长的身姿显现出来,又是惹得两人一阵惊呼。

 

“哇,身材也好诶,真是一个好花瓶,唔!!!”

 

高箫又捂住了任杏的嘴。

 

虽然两人还在打闹,艳芬却在音乐放好的那一刻认真的起来,一下子和平常全然不同的气场震得两人停止了打闹,任杏十分机智地拿出了手机摄像。

 

啊,火钳刘明。

 

 

 

 

 

艳芬这一段跳的是自己的编舞,是她为小姐姐编的,音乐也是自己剪的,本来以为今天会是小姐姐来给她面试的,结果虽不如所愿,但不能浪费了这段舞啊。

 

艳芬不语,沉默地跳着自己暗恋的情愫。

 

一时间房间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这一处,像是周身全是黑的,只有一处聚光灯打在艳芬的身上。周围的人都被艳芬的舞蹈所感染,张着嘴却吐不出一个字。

 

少女垂眸是低落,仰头是欣欢。染指魅惑,而清纯有余。

 

真像是堕入人间的天使啊。

 

幸好艳芬没翅膀,不然飞离这人间,又要少一道风景了。

 

 

 

 

一舞终了,直到艳芬一句清亮的“谢谢”响起,周围的掌声才鼓起,经久不息。

 

艳芬害羞得说不出话。是这样,不跳舞的时候就完全没了那份危险的气场。

 

任杏的手还举着手机,没反应过来,倒是高箫又鼓起了掌,像艳芬伸出书,“你真厉害啊,恭喜你,直接进入最后一轮面试。”

 

“谢谢!”可以见到小姐姐了吧!艳芬开心地回握住高箫,套上外套在众人的目光下走出了房间。

 

一下子房间闹闹哄哄。

 

“......”

 

“那是谁啊怎么没见过?”

 

“是啊,我们学校还有这么极品的学妹啊?”

 

“好像说叫什么刘艳芬?”

 

“不是吧,刘艳芬和我同班啊,要是长那么漂亮不可能对她没印象啊。”

 

“我也听到是叫刘艳芬。”

 

“说不定大神都是低调的呢。”

 

“天哪,女神啊!”

 

“你得了吧,把王凯莉放哪去了。”

 

“都是女神都是女神。这完全两个类型啊,文艺部又多了一个杀手锏啊!”

 

“是啊,让我怎么不想进啊!”

 

“够了,她们俩不是你们可以肖想的。还是梦里见吧!”

 

“......”

 

“好了!面试继续!”任杏终于回过神来,拍了拍桌子重振雄风

 

 

 

 

 

 

 

那艳芬这段惊为天人的舞的另一个主人公呢?

 

当然是睡过头了只好监督最后一场面试。

 

 

 

 

 

 

 

 

“诶你们好了没啊?”未见其人先闻其大嗓门。紧接着王凯莉推了门进了房间。

 

“当然好了,您可真能睡,直接睡到最后一轮,我们倒累成了狗。”任杏给了王凯莉一个白眼。

 

???

 

我是第一次睡到现在吗???

 

“是啊,而且凯莉我劝你以后还是收敛一点吧,一个女生老是这么大条,长得再好看也有单身的危险的。”

 

大家默不作声,像是认同。

 

???

 

连高箫都怼我???一天不见你们对我的态度就从天上跌倒了地下,我身为文艺部长的威严呢???我不是你们的冰山美人(并不)了吗???

 

“你们什么情况?不怕你们的招牌拍屁股走人???”

 

“不怕了。”任杏手叉腰。

 

“是嘛,我就说你们......嗯???不怕了???”王凯莉一下没反应过来。

 

???

 

这个世界怎么了???

 

“你们什么意思?”

 

“凯莉你别生气,”高箫见形势好像有点不对头,任杏真是什么话不经大脑就说了,“我们没有那个意思。”

 

“那你们几个意思?!”

 

“其实呢,我们今天物色到了一个极品小学妹,大有继承你文艺部招牌之势啊,而且人家能文能武能屈能伸。”

 

“是吗?”这个学校还有比我长得好看的人?

 

“叫刘艳芬来着,等下你就可以见到了,我特意把她安排在第一个面试呢。”

 

“刘艳芬?”这名儿这么耳熟啊?

 

“是啊,怎么了,难不成你认识啊?”

 

“诶你别说,我还真认识!她好像是我高中班主任的女儿,那时候我去过她家。我记得她成绩很好啊,怎么来这儿了?”

 

“成绩很好?天哪,那是什么极品啊!”任杏的眼神里又多了一层光。

 

“可是我印象里她长得不怎么样啊,带个度数超高的眼镜,刘海长了遮住了眼睛,衣品也一言难尽,完全就是个书呆子啊。”长得好看我怎么可能记不住呢?就像之前我*过的那个丸子头我到现在就都还记得!啊,这么说来好久没见那个丸子头了,也没能留下个联系方式,搞得像我是419 的渣女一样......啊呸!我可是正经纯情好女人!(作者你凭什么划掉你给我出来!)

 

“就是她!她刚开始是那个样子我本来都没瞧上的,结果一拿掉眼镜和帽子就简直变了个人啊,仙女下凡那种!”任杏像是一个小粉丝在安利,“还会跳街舞我的天,我还以为她是那种腼腆害羞的类型,结果一跳街舞简直是女王啊!幸好高箫拦住了我让艳芬跳了下去,不然我真是错过了人生大事!”

 

“行了你,有那么夸张吗?”王凯莉的嫉妒之火在寂静很久的情况下突然燃烧了起来。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

 

好巧不巧,艳芬过来敲门了。

 

“你好——请问可以进来面试了吗?”

 

“进吧!”

 

艳芬乖巧地踱步而入。正对上王凯莉打量的眼神。

 

小姐姐在看我!!!妈呀!!!开心到打滚!!!

 

“那那那那那个,你你你你们好,我我我是那个额刘、刘艳芬......”糟了,一紧张就结巴了!啊,我在小姐姐面前的形象啊!(其实没什么形象......

 

......以前高中没发现,敢情这还是一个结巴??

 

“咳咳,”王凯莉清了清嗓子,“就这个?还跟我比?!进错人了吧?”

 

TAT小姐姐果然对我印象不好了。艳芬低着头都快哭出来了。

 

“才、才不是呢!”妈呀我们艳芬要哭了!“艳芬你别听王凯莉瞎说,你可厉害了,我......”

 

“没、没有!凯莉学姐不会瞎说的!”刘艳芬突然抬起小脑袋,眼神异常坚决。

 

???

 

任杏一脸懵逼。

 

我难道不是想安慰你??王凯莉给你什么好处了你这么护着她??

 

“额,那个,刘艳芬是吧。”王凯莉被这么一出搞得有点难为情,“你要不把挡到你脸的东西都拿下来?”

 

“好!”

 

......

 

任杏有点想哭。

 

我还没有和艳芬搞好关系她的心就被王凯莉那个徒有其表的女人拐走了。

 

 

 

 

 

 

 

但是任杏还是很开心地“改造”艳芬,还顺势给她梳了个丸子头。等到艳芬转过头之后,所有人的表情都在肯定着艳芬的惊艳。

 

除了王凯莉有些心虚。

 

她她她,她不就是那天的丸子头吗!

 

搞了高中班主任的女儿怎么办!在线等!急!

 

王凯莉的嫉妒之火彻底熄灭。

 

ACED

 

“凯莉学姐,这样可以吗?”艳芬歪了歪小脑袋。

 

“可可可可以啊,可以的!”王凯莉不敢直视艳芬的眼睛。

 

“哈哈哈,王凯莉你也有这么一天啊,结巴得说不出话!哈哈哈!”任杏在一旁看戏。

 

对啊王凯莉,你什么时候这么怂过了!喜欢就上啊!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对眼儿的!指不定人家还喜欢你呢!就是!话不多说就是干!

 

 

 

 

 

 

 

......

 

干个屁啊!我怂!

 

 

 

 

 

高箫在王凯莉旁边洞察了一切。

 

“那艳芬就通过考验啦!没人反对吧?”高箫走心地往周围瞥了瞥,“好!没人反对。那以后艳芬就是文艺部的一员啦!”

 

“嗯!”艳芬眼睛弯弯。

 

“刚好下周就有晚会要举行,文艺部还要去落实所需的材料,这样吧,刚好锻炼一下新人,艳芬你去吧。然后王凯莉作为部长,带一带艳芬吧!这周末你们一起去买材料吧!”高箫说完朝王凯莉眨了眨眼。

 

有时候你是需要一个好僚机的!

 

“好啊,我周末有时间的!”艳芬爽快地答应。

 

“凯莉呢?”高箫努力地示意王凯莉。

 

“复议!”任杏举起了手,“我有时间,为什么不是我和艳芬去!”

 

“我问王凯莉呢没问你,你就别添乱了!”高箫一把捂住任杏的嘴。

 

“好啊。”王凯莉答应下来。不管了,不管是丸子头还是刘艳芬,都是我的!!

 

 

 

 

 

 

 

 

“凯莉学姐我在这儿!”今日份的艳芬也是丸子味儿的。

 

“来了!”王凯莉一路小跑,“你怎么来得这么早?”

 

“没有啊,我就提前了几分钟而已。”怎么能让姐姐等我嘛!

 

“这样啊,你没多等就好。”王凯莉笑得见牙不见眼,尽量让自己显得亲切。

 

忽然从旁边伸来一只手。

 

“学姐你好,我是小芬的朋友,跟她一起来的今天。”

 

???

 

小芬???

 

谁让你喊得这么亲切的???

 

还打扰我和芬芬的两人世界???

 

啊,消失吧,绊脚石!

 

“你好。”王凯莉保持微笑。

 

不知为什么沈依依感到一阵来自素不相识的学姐的莫名的敌意。

 

“那你今天要和我们一起买材料吗?”

 

“是啊,怎么了?”

 

“可是我们的材料要对外保密诶艳芬,怎么办啊。”王凯莉转了个方向,没有直接和沈依依对话。

 

“......”你这就是要我走呗?!

 

“啊,那怎么办啊......”艳芬看上去有些纠结。

 

“对不起啊,可是我也没有办法......”王凯莉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内疚。

 

???

 

学姐你憋笑的表情真的很明显了好吗?

 

我是哪里得罪你了吗??

 

“不不不,不能怪你,是我考虑不周到......”

 

小芬你怎么胳膊肘往外拐???

 

“啊没关系,”沈依依面(yao)带(ya)微(qie)笑(chi)地说,“那我回去吧,刚好想补个觉。”

 

“不好意思了学妹。”【微笑】

 

“没关系的学姐。”【微笑】

 

刘艳芬突然闻到一丝火药味。然后随着沈依依的愤愤离去而消散。

 

“那芬芬我们走吧?”

 

姐姐叫我芬芬!!!

 

“好、好呀!”艳芬挽上了凯莉的手臂。

 

 

 

 

 

 

 

 

 

“请乘客带包过安检!”

 

“这位小姐请等一下。”安检员叫住了刘艳芬。

 

???

 

“请问有什么事吗?”

 

“我觉得您的丸子头需要检查一下。”

 

“一个丸子头有什么好检查的!以前怎么没有过?!小心我投诉你以公谋私!”王凯莉的反应比刘艳芬还大。

 

废话!我们芬芬的头发怎么能随便让一个臭男人摸!(人家是正经安检员好吗!)

 

“小姐请您冷静,我们是应上级要求,今天由于特殊原因的确要检查得比平常仔细,请您谅解。”

 

伸手不打笑脸人,王凯莉哼哼两声也不好说什么。

 

“不好意思打扰您执法了,您请吧。”刘艳芬闭上眼睛,俨然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安检员用手在艳芬的丸子头上用力捏了几下。果不其然艳芬的脸开始变红,发出一点忍耐的呼吸声。

 

???

 

还捏???

 

没完了是不是!!!

 

“好了!”王凯莉看不下去了,“可以了吧?您,检查好了吧?!”

 

“啊,好、好了。”安检员感受到来自王凯莉深深的怨念,缩回了手。

 

“走吧!”王凯莉一把揽过刘艳芬就往前走。

 

好帅!!!

 

刘艳芬的心里炸起了小烟花。

 

 

 

 

 

 

 

 

 

 

正当王凯莉和刘艳芬满意地抱着材料在大街上走时,“哗——”的一声,就下起了雨。吓得王凯莉扔了材料抱着艳芬就往便利店跑。

 

“那个,凯莉学姐,你没事吧?浑身都湿透了。”

 

“别叫学姐了,直接叫姐姐吧!”王凯莉的重点似乎放错了。

 

“那,姐姐,刚好我家在附近,要不去我家换件衣服吧,你这样会感冒的。”

 

噢想起来了,芬芬是本地人啊。

 

“好啊、啊、啊嘁!”

 

“啊,我们快点儿吧,姐姐你要感冒了!”

 

嘿嘿,感冒多好,可以去你家洗澡。

 

 

 

 

 

到了家门口王凯莉还是很紧张。

 

和还没确定关系的岳父见面怎么办!在线等!急!

 

“叮咚!”

 

“诶,艳芬!你怎么回来了!”艳芬爸爸看见了艳芬很是开心,“诶?这是......王凯莉!是王凯莉吧!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啊,我是王凯莉,爸爸你好!”

 

“......”

 

艳芬爸爸 is watching you.

 

“哦不、不是!我是说,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永远记得您的恩情!”

 

天哪,一不小心就把心里话给秃噜出来了!

 

“好,好。那快进来吧,别着凉咯!”

 

“爸爸,我带凯莉姐姐上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好,去吧。本来你去那个学校我还担心没个照应的人,现在看到你们关系这么好,我就放心了!”(您其实不应该放心的......王凯莉给逼着划掉的【微笑】)

 

 

 

 

 

 

“芬芬我洗好了,你快去吧。”

 

“好~”艳芬拿了睡衣进了浴室。

 

王凯莉见艳芬关了门,一把躺进艳芬的被子里。

 

啊!这是芬芬的味道啊!真香!我们芬芬真好闻!以前高中怎么没发现这块宝呢!还让她为自己受委屈来这种学校读书。

 

王凯莉哪会不知道,从那天刘艳芬对她的态度她就猜出了七八分,刘艳芬原来高中就有可能对她有意思了。所以高考故意考砸,来了这个只有一个以前不熟的同班同学的学校。

 

芬芬,我要把最好的都给你,你就是我的宝!

 

王凯莉暗下决心。

 

“姐姐我洗好了。”

 

浴室门一开,扑面而来是沐浴露淡淡的香味,混着少女的体香,刚刚王凯莉用的就是这种沐浴露,艳芬味儿的沐浴露。

 

艳芬的皮肤因为刚洗完澡镀上了一层粉色,睫毛上还挂着水汽刚刚成型的水珠。发丝上残留的水滴落在锁骨上,然后一路滑向下......等等!怎么有个小红印?!哪个王八羔子留下的?!

 

......

 

是我!嘿嘿嘿。

 

“芬芬你真好看。我真喜欢你。”王凯莉一下没把持住说出了声。

 

“!”姐姐给我表白了!表白了!表白了!

 

天哪这什么圆满人生啊!!

 

“姐姐你认真的吗?”艳芬小心翼翼地问了一句。

 

啊,破罐破摔吧!

 

“是的!我从一开始就喜欢你了!”

 

“好巧。我也是诶。”

 

!!!

 

好可爱!想太阳!

 

于是王凯莉抱着刘艳芬就是一顿狂亲。

 

 

 

 

 

 

 

刘艳芬第二天醒来的时候王凯莉的大脸(打你噢!!)依旧挨着她的额头,手臂虚虚地搭在艳芬的腰侧,不过这次艳芬没有推开她啦。

 

“姐姐起床了。”艳芬在王凯莉的耳边轻轻啄了一下。

 

王凯莉顿时醒了。

 

这孩子,怎么突然就这么会撩了呢!

 

见王凯莉醒了艳芬就起身梳头发,一边梳一边哼着小曲儿。

 

王凯莉心想艳芬看起来心情不错,组织组织语言发了声。

 

“芬芬啊,我跟你说一件事噢。”

 

“嗯~”

 

“事先说好,你不可以激动噢,激动伤身体。”

 

“好~”

 

“也不能生气噢,生气伤我。”

 

“好~”

 

“也不能......”

 

“你是不是要说我那天在酒吧遇到的是你?”

 

“嗯。我正要说......嗯???芬芬你知道了??”

 

“嗯。”

 

“什么时候的事???”

 

“就那天面试我摘下眼镜看着你就猜出了个十八九。后面看你还知道我头发的秘密,就没跑了。”

 

“哇,芬芬真厉害!”

 

“那是!”

 

“......芬芬你不生气吗?”

 

“为什么要生气?”

 

“因为我那天看上去很不负责任......”

 

“其实第二天先跑的是我。而且,因为是你啦,所以没关系!”

 

“......芬芬......”

 

王凯莉从后面搂住艳芬的腰。

 

“别动!”

王凯莉突然严肃。

 

“???怎么了??”

 

“你的丸子头里有东西!”

 

“啊?没有啊?我梳头发的时候都没发现有东西啊?”

 

“有啊......”

 

王凯莉用手包住艳芬的丸子头,用力揉捏,惹得艳芬一阵脸红心跳。

 

这是王凯莉觉得最撩人的表情了。

 

“明明就有,我的心动开关啊。”

 

 

 

 

 

 

 

 

 

没啦

因为最近要准备期末考了😩

所以龟速更文谅解一下啦

幸好我没写长篇🤐

笔芯~❤

希望你们看得开心哟~🙆🙆